1、2014年电话咨询北京教育考试院,高中会考办82837408“考本科,直接报名就可,不需要参加高中会考。”高招办82837115“必须先参加高中会考。”往返几个回合之后,高中会考办改口说“需要先参加高中会考。”
2、朝阳区考试办85967046要求我们在5月13日上午携电子照片、户口簿、每课15元x4进行高中会考报名。考试时间定在2014年6月24至6月26三天。
3、第一站,2014年5月13日上午我和女儿如约前往朝阳区考试办,朝阳区考试办否认了85967046电话的真实性。第一位女同志”必须在一天通过所有科目“,我认为属于无理要求。另一间办公室的男同志”必须通过文科理科的全部科目“,这个要求甚至高过了在校生,我认为这同样属于无理要求。
     第二站,2014年5月13日上午我清晰地记得,我是哭着离开朝阳区考试办的,我满怀期待,和女儿一起前往东城区正义路1号的北京市信访办。北京市信访办询问后,向我们出具一张小纸条。
     第三站,2014年5月13日中午我和女儿未吃中饭,急匆匆赶往纸条要求的海淀区奥运大厦市教委信访办。对方让我们填表格后,要求我们回去等消息(之后一周内没有等到市教委信访办电话,按照对方出具的66074902打过去,是空号。)
     第四站,2014年5月13日下午离开市教委信访办,感觉心里不踏实,我和女儿再度反向前往西城区教育部,对方要求我们向当地部门反映。
     第五站,2014年5月13日傍晚时分,我和女儿在一天之内横跨北京四个城区,只得到一个零,心中苦涩唯有自知。我在向长安街警察询问了天安门的方向后,我们在静默中一步一步向前。当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无言的流下时,我已经意识到,这将是一条漫漫长路,此时蓝兰感觉极度困惑!?

坚定的公务员拒绝刻苦的小雨文参加高考,这是什么规矩?
1、2015年11月9日小雨文参加了高考网上报名,11月17日完成了网上付费,11月21日朝阳区高招办以我的女儿没有“高中学历”为由,拒绝对我的女儿进行2016年高考资格的最终确认。
2、2016年小雨文再次参加了网上报名和网上付费,2016年11月25日和2016年11月28日朝阳区高招办以同样理由,拒绝对我的女儿进行2017年高考资格的最终确认。
3、我们先后登门造访和网上信访北京市教育考试院、北京市教委、北京市信访办、北京市纪检委、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无果。
4、2017年4月13日,我们再一次向北京教育考试院发上访信两封。
冤深似海,告状无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