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可以这样活着——电影《杨善洲》观后感
每一次对杨善洲同志先进事迹的学习,总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而电影《杨善洲》给我们展现了一个比以往所有文字记录更加鲜活的杨善洲,与其说这是对一位退休老干部先进事迹的深情刻画,还不如说这是对一名优秀共产党员的最真实写照,影片中一幅幅震撼人心的画面,不得不让人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潸然泪下的感动。
   当我们大喊着为人民服务时,杨善洲早已身体力行,追赶在抗旱增产的田地里;当我们高唱着为社会主义奋斗终身时,杨善洲早已冲锋陷阵,鏖战在民生战场的第一线;当我们嘻笑着为自己的尺寸之功邀功求赏时,杨善洲早已默然离去,隐身在满目苍翠的大山中。坚持、倔强、忍耐,给保山人民铸造了一位心怀大爱的“草鞋书记”。我们无法想象,能够这样感天动地的,竟然是一位满头白发的黑瘦老人,我们不能忘却,影片中关于这位老人的很多记录曾无数次引发了我们内心的震撼,穿透了我们的心灵。
    镜头组合一:久逢大旱,杨善洲用50万工程款打井抽水,虽未找来水源,但其行为感动上天,最终天降甘霖,峰回路转,百姓脱离苦海。
   虽然最后突如其来的暴雨让人觉得有些偶然,但是,当很多偶然堆叠在一起时就成了必然。杨善洲从未心存侥幸地以为上天会在短期内普降大雨,为了掀翻持续大旱这道坎,他事事亲力亲为,带领当地百姓作出了很多努力,可惜这道坎实在是太大了,人的力量已然不能左右,正当他准备为百姓厚着脸皮向国家请求救济粮时,天空却突降暴雨,这场雨滋润着龟裂的大地,清洗着百姓脸上的愁容,大旱这道坎转瞬间不攻自破。
   每个心中都有一个神,而杨善洲心中的神源自于人定胜天的信念,毫无疑问,这次正是这位“神”拯救了他,拯救了当地的百姓。
   有时候,当我们付出了很多,觉得身心疲惫想要突然放弃的时候,只要再坚持一小会儿,兴许我们将永远不用去体会什么是前功尽弃。
  镜头组合二:二女儿结婚,由于要参加水稻的收割仪式,杨善洲差秘书送去搪瓷盆和床单被套作为贺礼,自己没能亲自到场给女儿祝贺,女儿无法理解阿爸的做法,继而将贺礼退回。
   “只要关乎老百姓,就是大事。”温家宝总理这样说。可是时下,我们的部分党员干部空喊了无数次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到头来真正享受服务的却是自己本人。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陈同海,人称“许三多”的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解放军原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等等,国企、政府、军队,无一不代表着国家的形象,无一不代表着人民的利益,或许,与杨善洲相比,他们的条件很优越,优越的资金状况,优越的人脉资源,优越的服务平台,只是最终还是没能兑现为人民服务的诺言。
   镜头组合三:二女儿远在外地教书,想调回家乡的学校与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一起生活,于是上山请自己的父亲出面请人帮忙解决,作为父亲的杨善洲严辞拒绝了,女儿很绝望的离去,只是最终,女儿依靠自己的努力考调回了家乡。
   这一幕让作为人子的我们看了很是心痛,不理解父亲的冷漠,不理解父亲的固执,但是,如果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这一切的不理解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在杨善洲看来,女儿的请求合情、合理,但是不合法,看得出来,面对至亲的苦苦哀求,杨善洲在破旧的草屋里徘徊、哀叹,甚至坐立不安,内心挣扎片刻之后,在情感与章法之间,他选择了后者。我们可以这样说,他是好人,也是坏人,只是杨善洲的“坏”换来的是社会的公平公正,我们需要这样的坏人。
   镜头组合四:对于县政府十万元的奖励,杨善洲以县里老百姓生活贫困为由婉拒了。对于市政府20万元的奖励,只留下了四万元给妻子,其余的投资给了老百姓。
   看着杨善洲老书记对政府的赠予如此“挥霍”,不由得让人思考我国一些官员贪腐问题。有这样一种说法,我国官员的腐败问题根源是制度问题。只是,人类社会对制度的转变到接纳必须经过时间的考证,十年,百年,甚至上千年,如果用产品的生命周期作比喻,产品的导入期对应制度的出台,成长期与成熟期对应制度的施行,衰退期对应制度的下架。最初的奴隶制到封建专制的易主是这样,封建专制的消亡到社会主义制度的最终确立亦是如此,然而,这期间无一不是以人的建设来带动制度的建设,没有人的作用,制度即便有天衣无缝般的健全,那也只是一纸空文,总之,不能离开人这一社会主体来空谈制度。回归社会本位,当下我们需要更多像杨善洲这样的官员去引导、建立健全适合我们这个社会发展的制度。
   由于电影时长的限制,一个多小时总时长的电影所表达出来的内容是有限的,电影中所表现的只是杨善洲书记先进事迹的冰山一角,因此,我们不能停下学习的步伐,必须让杨善洲同志的精神深入我们的内心。
   和众多英雄式的电影不同,影片最终以乡亲们去医院深情探望杨善洲同志的故事情节收尾,而且在影片的最后通过航拍郁郁葱葱的万亩山林来寓意大自然生命的力量和人类改造自然的不竭动力,最终并没有用煽情的镜头、文字去记录杨善洲同志逝世的瞬间,我想这也应该是导演的刻意安排,她大概是想给观众留下一个活着的杨善洲吧,因为广大的平民观众希望他活着,永远地活着!